沐鸣2平台

简体 | EN

疫情不会影响中国首个民用液氢项目上线

沐鸣2平台2020-04-08 16:33:56


      受大范围突发疫情影响,春天的脚步似乎都慢了下来。2020开年以来不少生产型企业,包括一些业内龙头,都被打乱了生产甚至是发展节奏。而随着疫情逐步受到有效控制,科学有序地复工复产也成为当前各行业的主旋律。

  鸿达兴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林少韩对本刊记者说:“公司密切关注疫情防控情况,积极应对,攻坚克难,保障各项生产经营工作的正常开展。同时,积极发挥现有产业基础优势,整合产业链上下游资源,组织生产消毒液、抗菌PVC板、口罩,满足社会需求,助力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疫情对公司的生产运营活动影响较小。公司在内蒙古自治区建设投入使用国内第一座民用液氢工厂,该项目将实现液氢规模制取、储存,大大提高氢气运输效率,降低运输成本。”


液氢远不只用于推进剂燃料

  林少韩所说的液氢工厂,是我国第一条民用级别的液氢生产线,其建成意味着中国在民用液氢领域将实现零的突破。鸿达兴业是我国第一家将液氢引入民用的公司,该公司将打通氢能制备、存储、运输及应用全产业链的所有环节,弥补我国民用液氢工厂的空白。

  氢能源由于其来源丰富、清洁无污染、可存储、用途广泛、使用安全等特点,被誉为21世纪的最具发展潜力的清洁能源。液氢是由氢气经过降温到-253℃而形成液态,是一种无色、无味的高能低温液体燃料,也是氢能储存中纯度最高、单位体积和质量下的能量密度最大的储氢形式,是先进的火箭推进剂燃料。

  不过液氢的主要用途不仅仅是火箭推进剂,液氢也是大规模制备6N及以上超纯氢的先进技术。国家标准定义氢气纯度大于或等于5N(99.999%)为高纯氢,大于或等于6N(99.9999%)为超纯氢。

  超纯氢的用途非常广泛,电子工业是超纯氢的最大用户,超纯氢作为还原气体和保护气,主要用于半导体器件、集成电路芯片以及液晶平板显示器生产等领域,且氢气的纯度直接影响最终的产品质量。另外在冶金工业中,氢气可作为还原剂将金属氧化物还原成金属,也可作为贵金属高温加工时的保护气氛,需要5N的高纯氢。同时在石油炼化加氢精制中采用高纯氢可获得高品质的汽油、润滑油等产品。

  由于液氢能广泛应用在高端制造、冶金、电子、新能源产业和航空航天等领域,我国一直面临着液氢方面的技术封锁。这也造成了虽然我国液氢生产与应用历史悠久,是世界上最早使用氢燃料发动机的国家之一,但技术和装备还长期局限在航天军工领域。目前在用的液氢产量低,生产成本高,民用领域由于相关技术和装备缺失,液氢民用市场一片空白。液氢市场产品质量和制造水平与国外先进技术相比,我国还有显著的差距。

  而且值得注意的是,6N及以上的超纯氢极易被污染、无法气态运输。目前先进芯片和液晶显示器生产厂家均是在使用终端的用气点设置纯化器达标后使用,其解决方案往往来自于外资气体公司,因此进口依赖度高并受到价格垄断,使得液氢大规模应用受限,影响了中国制造业提升空间。


募资50亿 打破民用领域规模化空白

  据介绍,全球目前已经有数十座液氢工厂,总液氢产能470吨/天,其中北美占了全球液氢产能总量的85%以上。从目前的市场应用来看,美国垄断了全球85%的液氢生产和应用,而且在民用领域占据主流市场,其中33.5%用于石油化工行业,37.8%用于电子、冶金等其他行业,10%左右用于燃料电池汽车加氢站,仅有18.6%的液氢用于航空航天和科研试验。

  中国当前液氢产能极小,约为全球产能的1%左右,应用以航天军事应用为主体,民用化市场应用还是空白。虽有围绕燃料电池汽车产业开展民用液氢的探索,但仍然缺少大规模民用商业化液氢工厂的顶层规划、示范项目和应用推广,缺少液氢在电子工业、石油精炼和高端制造业的应用市场挖掘,实际需求量存在巨大缺口。

  “中国民用液氢市场一片空白。也正是因为如此,中国液氢生产成本高是美国的20倍以上,限制了液氢在高端制造、冶金、电子和能源产业等领域的应用,使得这些产品质量和制造水平与美国存在较大差距。”林少韩如是说。

  在被本刊记者问及国内首个民用液氢项目如何出炉的,林少韩表示:“公司投资建设液氢工厂之前,工艺、设备、技术人才乃至液氢标准都不具备。但是办法总比困难多,缺设备就想方设法组织技术人员研究开发及对外引进,缺技术人才就联合相关专业机构培训学习,行业标准未出台就不断提案协助推动行业标准的建立。公司液氢工厂的建成意味着中国民用液氢实现零的突破,成为我国第一家具有液氢生产能力的民用企业,并吹响了加快液氢产业发展的号角。”

  对鸿达兴业而言,一开始氢气是氯碱工业中的副产品。据林少韩介绍,为延伸氯碱行业产业链,利用自产氢气优势,2016年鸿达兴业设立氢能源研究院,在制氢技术、氢气液化技术、稀土储氢技术、储氢装备等领域进行了大量的研究和探索,并取得了一定的成果,具备规模化生产、应用的条件。“公司前期已在氢能领域进行大量投入和探索,取得了一定的研究成果,需要募集资金投资项目进行转化,迈向规模化、市场化。”

  3月10日,鸿达兴业发布2020年度非公开发行A股股权预案显示,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49.85亿元(含本数),在扣除发行费用后,募集资金净额拟将全部用于其“年产5万吨氢能项目”(3万吨为液氢,2万吨为高压气氢)。鸿达兴业从原本氯碱产品为主要产品,氢气为副产品转向以氢气作为主要产品生产的一次重要的战略转变,即以氢能正式作为主要产品,进行模化生产。

  林少韩认为:“液氢规模化生产和民用化应用,将会带动电子、冶金、半导体行业等大规模需求超纯氢的产业发展,解决原本气态氢提纯技术限制,打破国外技术垄断,助力中国推动航空航天、电子冶金工业、新能源汽车等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发展。”

  鸿达兴业让我国液氢产业在民用领域迈出了重要一步,这也是氢能源产业近年来获配套政策支持的成果体现。特别是随着近两年来燃料电池技术出现快速进步,燃料电池汽车产业用氢需求不断增大的形势下,氢能产业引起了工业界的广泛关注。我国在国家层面出台了一系列促进氢能发展的政策措施,国务院发布的《“十三五”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规划》明确,进一步发展壮大与氢能源相关的新能源汽车、新能源、节能环保等战略性新兴产业。而且仅在2019年,国家层面就提出了一系列政策措施以鼓励氢能技术的发展。国家发展改革委发布的《绿色产业指导目录(2019年版)》,明确鼓励加氢设施制造,氢能利用设施建设和运营;氢能利用还首次被写入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强调推进加氢设施建设;工信部发布的《2019年新能源汽车标准化工作要点》中,氢燃料电池成为重点工作之一,对燃料电池汽车及加氢站技术领域标准提出了详细要求。并且在地方层面,一些地方政府近来也因地制宜出台了鼓励氢能源产业发展的相关政策。


积极抗疫 有序复工复产

  眼下,是各生产行业复产复工的关键节点,作为国内氯碱和氢能龙头企业,鸿达兴业在产业链中地位突出,其复产复工情况受到业内关注。

  “员工的安全就是企业的安全,复工复产的前提是在做好各项安全工作,目前我们已全部恢复生产,整个公司近万名员工无一感染,生产经营情况良好。”林少韩在介绍企业复工复产情况时表示:“公司经过多年发展,已形成氯碱主业突出,上下游产业链紧密结合的效益型结构。面对困难,公司积极采取降本增效的有力举措,攻克难关。同时,政府也出台多项扶持政策,疫情期间公司因无偿捐赠物资也收到税务局的税收减免红利。”

  据介绍,自疫情以来,鸿达兴业迅速成立了疫情防控小组,制定并落实一套安全可控可追溯的防疫管理办法及处理方案,全力保障疫情防控工作和企业安全生产经营的有序开展。另外,在确保员工安全的基础上,围绕疫情防控需求,扩大84消毒液和抗菌PVC隔离板的产能规模,争取供应更多高质量的防护物资,并由运输车队星夜兼程运往湖北、内蒙古、广东、青海等地,支援一线防疫。截至目前,公司捐赠的防疫物资共计1700余万元。

  据悉,扬州市广陵区税务局了解到鸿达兴业参与抗疫情的捐赠后,第一时间主动联系企业,提供涉税服务,把税收优惠送到企业手上。鸿达兴业预计可享受企业所得税应纳税所得额全额扣除、增值税免征等税收减免约347万元。

  在提及疫情对企业还会带来什么影响时,林少韩显得很乐观:“疫情对公司的影响主要为交通管控带来的物料运输、员工返岗、企业复产以及成品交付有一定程度的滞后。随着疫情缓解,以上影响会逐步解除,疫情对公司的生产经营活动影响较小。”

  客观来看,中国液氢产业起步较晚,民用化液氢产业发展初期仍面临着机遇和挑战。受外国先进的气体公司技术垄断限制,技术及设备引进成本高昂,液氢产业国产化核心技术亟待突破。同时,我国液氢在民用领域还在研究示范阶段,缺少中国民用化氢液、储运技术标准与法律法规,阻碍了国内在液氢储运及产业化发展道路的开发进程,同样也制约了我国先进制造业的进一步提高。

  如何提升液氢在国民生产经济中的重要性,形成中国特色民用化液氢产业,林少韩建议,一方面,将规模生产和储运液氢技术列入国家战略和科技部重点专项,鼓励高校院所和企业开展相关领域探索和技术化、产业化的示范应用,支持针对液氢国外先进技术与设备的引进、消化及国产化应用,促进中国在液氢领域国际化交流合作,提升国际影响力。另一方面,明确液氢生产及储运的审批流程及主管单位并加强管理,加强液氢民用化发展战略、行业规范、行业协调监管,并针对液氢生产及储运等环节出台相关技术标准与产业标准,促进中国民用液氢市场良性发展。(转载自《中国战略新兴产业》杂志)